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彩票 >
黑彩”网站一年28亿元
* 来源 :http://www.rocketmvcp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8 22:20

  一名技校毕业的27岁男子,不甘心参与“黑彩”输多赢少,于是自己开设两个“黑彩”网站,招聘代理,发展会员。两个“黑彩”网站注册会员达两万多人,日常在线几百人,一天的投注金额最多时达600余万元。1年多的时间,两个“黑彩”网站吸收赌资投注2.8亿元,幕后庄家和网站代理获利近千万元。

  6月10日,经江苏省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,、张维钢、李钢等7名被告人因开设赌场罪,被法院判处6年至1年4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1987年出生的是四川省名山县人,他从技校毕业后在四川省成都市一家机械厂上班。在同事的影响下,渐渐迷上了买彩票。2010年,开始接触网络“黑彩”。所谓“黑彩”,就是由私人坐庄,在福彩的基础上提高返率。

  由于输多赢少,到了2011年下半年,陆续输了几万元。这时,一个想法在脑海里萌生,为什么自己不能搞个类似的网站,自己幕后坐庄呢?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一起玩“黑彩”的同事潘飞后,两人一拍即合。

  2011年年底,和潘飞在网上买了一套“时时彩”源代码,准备开设“黑彩”网站。由于不懂网络技术,又找到四川仪陇县人张维刚做技术支持,架设了“PT816”彩票网站,主要经营重庆“时时彩”。

  网站开张后,和潘飞依靠原来在网上玩彩票认识的几个“代理”发展“会员”(参赌人员)。“代理”类似正规的彩票网点,主要作用是宣传网站,拉拢参赌人员投注。参赌人员将人民币汇到网站指定的银行卡账户里,在网站购买等额的游戏币。游戏币就像赌场里的筹码一样,用来下注。

  为了鼓励“代理”发展“会员”,和潘飞为“代理”制定了励措施,最高级别“代理”可以拿到“会员”投注额的5.5%作为提成。即便“会员”在网站输钱,“代理”依然可以拿到分红。另外,上级“代理”还可以发展下级“代理”,并制定了提成和分红比例。

  有了利益刺激,“代理”自然有了推广宣传的积极性,到“PT816”网站参赌的人越来越多。2012年5月底,又开设了一个叫“盈丰国际”的网站,经营模式和“PT816”相同。两个网站注册会员有两万多人,日常在线几百人,一天的投注金额最多时达600余万元。

  李钢是大兴人,别看才30岁出头,却见过“大世面”。2002年大学毕业后,李钢在阿联酋迪拜开了几年按摩院,2009年回到又开过饭店。

  2011年,李钢开始接触“黑彩”,半年时间就输了四五十万元。于是,2012年年初,李钢开始做起了“PT816”的“代理”。2012年5月底,李钢因为网站提成问题与上级“代理”产生矛盾,便要求给他开一个新的“时时彩”网站,让他做“总代理”。

  让张维刚在“PT816”网站的基础上稍作修改,开设了一个名为“盈丰国际”的网站,由李钢做“总代理”并发展“会员”。

  2012年10月,、潘飞、张维刚在网上看到有的“黑彩”经营者被,3人觉得风险太大,就想把网站转让出去。

  2012年11月,给李钢打电话,商量把两个网站转让给他。起初,李刚觉得不懂如何经营就没有同意。于是把李钢叫到四川省成都市的工作室去了解情况。之后,李钢发现经营“黑彩”网站很容易,当时就动了心。

  2012年11月底,李钢又去了趟成都,他与等人商议以每月60万元的价格接手两个网站。回到后,李钢在市大兴区租了1间房,招聘了宋文学等4名财务和客服,准备大干一番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。2013年年初,徐州市网警支队发现徐州有人在“PT816”“盈丰国际”参与赌博。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取证,2013年3月,、潘飞、张维刚、李钢等人相继在成都和被抓获。

 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由于“黑彩”网站返率高,投注方式多样,庄家和“会员”基本上属于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”。虽然“黑彩”的泛滥对国家正规彩票发行销售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但是,对“黑彩”网站的打击却不容乐观。

  据等人交代,“黑彩”网站技术门槛低却收益巨大。他们开设“黑彩”网站的源代码和收款用的银行卡、身份证、U盾都是从网上买的,只要找个懂网络技术的人,联系好服务器,就能把网站开起来。“只要给代理和会员一定的利益,网站就会源源不断的营利。”说。

  经查,2012年年初至2013年3月,等人开设的两个“黑彩”网站涉及投注赌资高达2.8亿元,、潘飞、张维刚等人从中获利近千万元。案发后,机关从上述被告人及部分参赌人员处依法查扣赌资1400余万元。

  检察官介绍,庄家可从“黑彩”中牟取暴利,另一方面,对于参赌人员来说,“PT816”这样的“黑彩”平台因“投入小,返率高”,比正规彩票更有吸引力,这一因素也增加了打击“黑彩”网站的难度。比如,在重庆“时时彩”网站购买一注彩票需要两元,而在“黑彩”平台,参赌人员花2分、2角都能参与投注,每注中的金额高达的1.85倍。虽然明知庄家可能会卷钱跑,但众多参赌人员仍甘心“火中取栗”。

  此外,监管打击手段匮乏也导致“黑彩”网站难以禁绝。国务院2009年出台的《彩票管理条例》:“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机关和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,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,依法查处非法彩票,彩票市场秩序。”

  检察官分析说,工商部门不具备侦查“黑彩”网站相关犯罪的条件。而对于门来说,管辖权是个难题。最高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出台的《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四条:“网络赌博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辖,应当以犯罪地管辖为主、被告人居住地管辖为辅的原则。‘犯罪地’包括赌博网站服务器所在地、网络接入地,赌博网站建立者、管理者所在地,以及赌博网站代理人、参赌人实施网络赌博行为地等。”

  “办案人员可以从网上搜到不少赌博网站,但这些网站的服务器一般都设在国外,由于不能查扣服务器的后台数据,办案人员很难确定网站管理者、代理人和参赌人员的具体所在地,很难确定管辖权。”办案坦承,“等人案发确实存在一定的偶然性”。

  取证难也是“黑彩”网站难绝的一个原因。“没有服务器后台数据,我们只能查银行流水账目。然而,银行以数据安全为由只提供纸质交易记录,我们打印这些记录用了两个月,打印了10箱A4纸,用坏了5台打印机。要是银行能提供电子档就好了。”办案无奈地说,“为了计算方便,我们又花了两个月时间把纸质交易记录重新录成电子文档。”

  对此,承办检察官,有关部门要加强对互联网站的许可备案管理,对网络代理商实行严格审查;对境外赌博网站及时采取技术措施,屏蔽相关信息。另外,还要加强技术侦查和相关电子的收集、固定与鉴定工作。